位置导航:首页 >> 医疗 >> 正文

提高CDC(疾控中心)地位并不能促使它敢讲真话

时间:2020/3/1 19:24:10


2月27日上午,广州市政府新闻办在广州医科大学举办疫情防控专场新闻通气会。郭嘉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郭嘉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院士出席。

钟院士披露: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其实我们在12月31日就明确了新的病原体,1月3日分离出了病毒株,1月7日就报告了地方、郭嘉的CDC。但我们的CDC地位太低了,是一个技术部门,特殊地位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很多郭嘉的CDC是直通中枢的,甚至可以直接向社会通报。
钟院士表示:这次疫情中,12月31日就发现了,可在高级别专家组进入之前,都没有明确人传人,这个问题报告到了地方政府,能不能向上报,怎么报告,CDC不能做主。从这次问题看来,我们的CDC的地位要提高。
武汉被史无前例的疫情肆虐,成为人类史上第一个被封的千万级人口城市,而且这场灾难席卷了神州大地,甚至殃及了全球50个郭嘉。这几天,随着疫情缓解,劫后余生的人们都应该反思。可是,钟南山认为这次灾难关键是CDC的地位太低,吴钩不敢苟同。
当然,不可否认,在我们国CDC的地位确实低,提高它的地位肯定有好处,但不是关键的。
解决一个问题必须找到解决致命、根本的原因。否则,就等于隔靴搔痒,没有抓住关键,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只会徒劳无功。
其实,细一想钟院士的提高CDC的地位不过是一个老方子。不妨回首一下,这些年我们为了解决某个问题,不厌其烦地频频开出了提高其所管理部门的地位的“药方”,问题都解决了吗?
比如,我们把食药监督管理【局】提高为食药监督管理【总局】,结果事儿一个比一个大,2016年发生了涉及全国24个省市的山东疫苗事件,仅过一年,2018年竟然又发生了震惊全国的长生疫苗事件。疫苗成了“国殇”!
又如,我们把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提升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事故依然此起彼伏,事故一个比一个大。死亡146人的昆山工厂爆炸仅仅不到一年,山西朔州平鲁煤矿特大瓦斯爆炸马上就追上,而过了短短半月,举世震惊的天津大爆炸发生了,这次死了165人……
把局升高为总局,多了多少高官,可是问题解决了吗
由此可见,仅仅提高管理部门的地位,不是解决问题的好药方。
钟院士是医生,也是专家,肯定知道“对症下药”的常识吧?人吃五谷杂粮得病不奇怪,可把小病弄成大病、重症,仅仅提高“医生”的地位能行吗?万一“患者”比“医生”官还大,讳疾忌医怎么办?
钟院士的提高CDC地位无非是权力问题,说到底是一副“权力方”。权力小不能治病,权力大就能治病。用权力药方怎么能治病,这是什么逻辑,这岂不是不对症而下药吗?几千年来中国未能富强而体健身康,不正是权力私有、横行无忌吗?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1月20日前已经发生许多医护人员感染了,情况就非常严峻,“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教科书上都写着的传染病应对三原则,与权力大小何关?为啥不告诉民众,反而要“依法查处”8名吹哨者呢?
常识告诉我们,如果不能信息公开,交给谁管都有可能耽误。新冠病毒之所以肆虐神州,如今导致了如此严重的后果,这不是某一部门地位低、权力小的问题。恰恰相反,正是有些部门或者官员的地位太高、权力太大!
所以,CDC的地位和权力提高了,如果公众的应该拥有的权力不能保证,信息依然不能公开,提高CDC的地位何用?把宝全压在CDC上这合适吗?区别传染病谁不会,这复杂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群众是真正的英雄,CDC是幼稚可笑的。老百姓人人都是防疫战士,个个都是CDC,为什么不把权力还给他们?
应该明白了,防疫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交给“谁管”,病毒不以管理部门的权力大小而论,更不听权力者的话。钟南山院士的“药方”这是权力内部的分配问题,即使没有开错了药方,起码不准确。
钟院士,您开的药方不对吧?“今人有过,不喜人规,如讳疾而忌医,宁灭其身而无悟也。”神州大地纵是CDC,遍地扁鹊,如果大大小小权力部门都仿效蔡桓公,齐曰:“寡人无疾。”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