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 >> 医疗 >> 正文

中国社评网:浅谈新冠病毒气溶胶防护和中西医之辩

时间:2020/3/1 10:44:45

防不胜防的气溶胶

新型冠状病毒主要靠飞沫和气溶胶传播,对付飞沫的话,护目镜口罩防护齐全,并与他人保持1.5米以上的距离,还是可以有效防护的。相比之下,气溶胶就有一点防不胜防了。气溶胶是悬浮在空气中液态或固体小颗粒,这种小颗粒可以长时间在空气中悬浮,并随风飘荡,若是被吸入人体体内,就会感染病毒。在室外,我们可以用装备高防护等级的防护装备来降低被感染的概率,而在室内环境下,由于大家普遍比较放松,不会穿戴防护装备,因而存在被因吸入气溶胶而传染的概率。

特别是当下商品房越盖越密,越盖越高,开发商为了能够盖出更多的房子,不少商品房在通风和采光设计上存在一些问题,很多户型厨房、卫生间和个别房间在通风上完全依然通风井。

气溶胶传播的距离非常广,澳大利亚昆士兰地区曾经发生涉及437个马场的马流感传播事件,这些马场间距平均距离约为1公里,最远达13公里。马流感开始时,隔离政策的宣传和执行都很到位,没有马与马的近距离直接接触,但仍发现很多马被感染。可以说,随风飘荡的气溶胶在大城市中的杀伤力是异常巨大的。铁流在做志愿防疫时发现,部分业主为了通风,全天窗户敞开,这种做法未必合适。

对于气溶胶,能做的就是做好防护,适当通风,特别是注意家中污水管道和临近通风天井的窗户,避免气溶胶从这些薄弱环节入侵室内。

治愈新冠病毒靠人体免疫

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网上部分网友持阴谋论的态度,声称是病毒是人为的,是某些海外势力的阴谋。从现有的资料看,这种阴谋论虽然能够迎合部分网民的心理,但未必客观。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一样,都是从动物传播到人,华南农大称,从穿山甲中分离出的毒株与新冠毒株相似度达99%而且当下没有特效药。

从实践上看,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更多的是通过人体免疫力自愈。西医目前没有特效药。此前曾经传说美国有一种特效药,但这只是个别病例,只能算孤证,并不具有普世疗效。而且这种药非常贵,也不适合普及。

就中医而言,虽然一些病例经过中医治疗后康复,但也不宜现在就下结论中医能够治愈新型冠状病毒。一是因为病例偏少,还需要更多临床证明。二是因为人体本身就有免疫能力,很多轻症病患通过自身免疫力就康复了。

目前,西医对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特效药已经是共识,且西医部分药物过度使用可能会带来巨大后遗症也为世人所知,这一点西医治愈的SARS患者在过去十多年里或多或少都受激素等药物大量使用带来的后遗症影响。

相比于对西医的清醒认知,现在网络上对于中医存在过度拔高,并过度贬低西医的情况。这里铁流引用一位网友的发言:

我爷爷生前是是军医,而且是一个中医水平很高的人,淮海战役的时候连续抢救30几个伤员,几天没离开手术台,得了二等功。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特别痛恨某些拿着中医名头招摇撞骗的人。我爷爷很清楚的知道中医有治疗局限性。所以对于并不危重的疾病,可以开中医方子;对于危重的状况,直接使用现代医学手段。我爷爷从来没觉得现代医学在“迫害”中医啊!他自己也服用小分子化学药,而且积极接受手术配合治疗。排斥现代医学的中医和中医粉是纯智商问题,我只能这么说。一个正经的、以治病救人为己任的中医,不可能是这种思维方式。我爷爷是我认识的水平最高的中医。但他又是个坚定的共产党员,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他对中医的看法就是经验体系,一些东西确实管用,比如针灸疗法。但他从未坚定地认为阴阳五行那些理论都是对的。建国以后,他一直在非常认真地学习现代医学外科技术。

铁流认为,任何事物都必须与时俱进,现在部分中医原教旨主义者已经到了排斥现代医学的地步,一味的把老祖宗传下来的任何东西都奉为圣经。事实上,受时代的限制,先辈留下的东西有些是对的,但也有些是存在瑕疵的,我们当代人要做的是继承精华,扬弃糟粕,把中医中的精华继承下来,开拓创新发扬光大。青蒿素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通过查阅前辈留下的典籍,再以现代医学方式进行分析,并最终提取出可以战胜疟疾的特效药。

对于那些近似于“巫术”、“封建迷信”的“中医”,应当坚决扬弃,不能因为是先人传下来的东西,就将之神圣化,以近乎“祖宗之法不可变”的态度将之变成金科玉律。将呼吁中医现代化之人抨击为“汉奸”、“卖国贼”,这种做法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本质上说,这种舆论绑架和251厂的爱国绑架如出一辙,都是拿爱国当生意做,一些药厂通过“中成药”和“中成药注射剂”谋取暴利,更可怕的是这些利益集团通过运作轻而易举的让医保的半壁江山都被这些药剂占据,不少“中成药注射剂”还具有巨大的副作用,此前一起医闹案件,就与中成药注射剂副作用引发老人休克有关。希望大家能够有清醒的认识,不要让自己的爱国心和民族自豪感,成为不良商家谋取暴利的工具。

对于医学而言,能低成本、高效率治病救人的就是好东西,没有必要刻意关注这种药或医疗方式的出身和门户。在当下疫情仍然未彻底消失,日本、韩国疫情不容乐观,伊朗甚至位有领导人感染(副总统马苏梅·埃布特卡、卫生部副部长哈利确诊感染病毒)的情况下,希望不要受到外部因素的干扰,共同努力,共抗疫情。

最后,谈一下公立医院,在本次疫情中,公立医院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相关部分真正应该做的,是做大做强公立医院,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对公立医院各种限制,鼓励私营医院发展。私营医院只会为人民币服务,公立医院才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